登录         注册

近年来,人民银行征信中心不断完善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功能,加大力度进行征信产品和服务的开发,确保征信系统稳定有效,充分发挥其作为金融基础设施的作用。

 

建设宽覆盖的征信系统

 

从1992年企业贷款证在深圳、1999年个人征信在上海试点算起,人民银行征信系统建设历时20多年,征信中心也走过了十多年的发展道路,建成了世界规模最大、全国统一的企业和个人征信系统。目前,我国集中统一的征信系统,基本上已经覆盖了所有从事信贷业务机构,为每个有经济活动的人建立了信用档案,为金融机构的风险管理发挥了基础性作用。截至2015年5月底,征信系统收录8.6亿自然人、2075万户企业及其他组织,仅以2014年为例,征信系统日均提供个人信用报告查询110万次、企业信用报告27万次。


面对我国信贷市场的新发展,征信中心牢牢把握社会融资规模的统计口径,从“覆盖所有授信机构、覆盖所有信贷业务”两个方面,全口径采集金融信用信息。一是大规模接入了小微授信机构。通过建设互联网征信平台,为小额贷款公司、融资性担保公司和村镇银行等小微授信机构开辟互联网接入征信系统的新渠道。二是启动了证券公司、资产管理公司接入试点工作。此外,融资租赁公司和商业保理公司的接入工作在2014年也有新进展。三是通过人民银行办公厅发布《关于将委托贷款信息全面纳入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的通知》(2014年),首次明确委托贷款信息全面纳入征信系统的要求。四是实现了全国68家信托公司全部接入征信系统。


随着网络借贷(P2P)的发展,为了更好满足市场需要,在目前法律、法制环境下,征信中心委托上海资信公司建立了一个P2P之间共享平台——新金融征信系统(NFCS)。这个平台的建设基本是参照征信系统做的,目的是希望在有关法律法规要求就绪以后,能够用最快速度把网贷业务纳入到征信系统里来,这也是《征信业管理条例》第29条的要求——所有从事贷款业务的机构都应该向征信系统报送数据。


提高公共信息的公开可得性


迄今为止,人民银行征信系统最核心的信息是金融机构报送的关于借款人的借贷信息、基本身份信息、非金融负债信息和部分公共信息。经过多年的努力,人民银行征信系统在借贷信息方面可以说已经走在世界前列,其数据库对信贷市场特别是对正规信贷市场的覆盖已经相当全面。但公共信息采集方面的进展却不尽如人意。人民银行从2005年开始进行非银行信息的采集工作,征信系统也积累了相当数量的公共信息,但距离征信数据的标准化、系统化、制度化、可持续性要求尚存在较大距离。


在征信工作中,要搞清楚被征信的对象是谁,企业的标识显得非常重要。在这个问题上,相关部门做了大量工作,也取得了一定突破,比如,在很多地方进行了三证合一、三码合一的尝试。但这只是第一步,最大的桃战是履行公共信息公开的法律义务,最核心的就是对于政府行政执法过程中产生的相关主体的信息进行制度化、标准化的公开披露。


从征信系统建设伊始我们就注重采集企业关联关系,比如注册信息里面的投资人关系、法人关系、担保关系等。但是一直以来面临的最大挑战就是信息的准确性,许多基本信息不能及时更新,主要原因是我们没有一个全国统一的工商登记系统。在这方面,既有技术上的问题,但更主要的是认识和法律问题。再比如民事判决信息,对所有做征信业务的人来说,这是一种很重要的信息。在民事判决信息披露方面,我国这几年有很大进步,但是我们在使用这些信息时却感到非常不方便,全国2000多家法院的判决信息标准不统一,内容也不够全,整合难度非常大。如果有一个统一的基础设施,公共信息的价值和有效性就会大大增加。


进一步发挥征信系统的服务效能


人民银行征信中心向社会提供的最基本的服务产品是信用报告。此外,征信中心也做了一些增值产品,如关联企业查询和重要信息提示。重要信息提示产品的对公业务已经上线,对私业务今年年底应该能够上线。征信中心还在研发和验证“个人信用报告数字解读”(编者注:已上线),它是利用征信系统对个人未来的违约风险进行评定和评分。个人信用报告反映的主要内容是这个人在过去一段时间的金融负债履约情况,其核心应用依然是信贷市场,但如果保险公司从事信贷业务,也可以利用这个系统。除了信贷领域应用,征信中心正在探索将信用报告应用到其他领域,如政府招投标、特殊岗位应聘等。


征信系统建设必然涉及征信权利保护问题,其中包括同意权、知情权、异议权和司法救济权。在这方面,征信中心一直十分重视并且投入了巨大的精力。为了满足个人的知情权,征信中心建立了互联网、柜台、银行代理、白助终端等信用报告的本人查询渠道,目前正在研发客户端的查询。这些系统自运行以来,对整个信贷市场乃至整个金融市场都发挥了很大作用,也有助于提高政府部门和官员、企业和个人的信用意识,培育和优化全社会的信用文化。


前两年,清华大学的相关科研团队针对商业银行等征信系统用户做过一次问卷调查,基于此的结果表明,征信系统对国内生产总值、就业等都有显著贡献。例如,2012年,大型、中型企业和小微企业的新增贷款中,借助征信系统产生的分别为347亿元、370亿元和6750亿元,占同类新增贷款总额的3.21%、3.08%和27.55%;征信系统拉动了约0.33个百分点的GDP增长;促进新增就业数142.17万人,占当年全国城镇新增就业的11.45%。根据全国性银行报送的统计数据,2014年,全国性银行利用征信系统就拒绝授信581万笔、4890亿元,预警高风险客户授信4588亿元,压缩企业授信1214亿元,开展不良贷款清收370亿元。


个人信息保护是征信业发展的关键


最近几年,互联网金融发展迅猛,这给征信业带来了机遇和挑战,以前很多不能够被记录的行为和信息现在被记录、可获得了。在整个过程当中我们也观察到一些变化,特别是对征信的界定逐步发生了变化:从征信中心做的纯粹独立第三方征信,扩大到了咨询调查,甚至很多专家学者把商业银行等放贷机构所做的风险管理也称为征信。在互联网时代,征信已经呈现出明显的多元化,信息采集的种类方式也出现多样化,征信的应用场景也多元化。这里面就有一个问题,立足于信贷市场出的报告,得出关于一个人的履约类评价,到底在多大范围内适用?例如,根据个人信用报告开发的“数字解读”是利用整个征信系统作出来的,即使在信贷领域也只有证明是适用时才能使用。多元化的征信业态及其适用性,这里面更多的是一个科学方面的问题,跟人的主观意愿没有太多关系。


当人们在互联网上的行为被记录了以后,他们对自己的个人信息的掌控能力必然会逐步下降。因此,互联网背景下的征信业发展与创新,要特别注意不能破坏原来征信业发展过程中个人信息主体权益保护的基本规则,个人信息权益保护是互联网征信发展的核心。一方面,数据资源是社会的生产力,需要合理利用;另一方面,个人的隐私神圣不能侵犯,“我的信息我做主”是基本原则。以美国为例,上世纪出台了《公平信用报告法》,约束征信机构。近年来美国有很多机构在从事个人数据采集、处理、加工和对外服务。其应用主要涉及两大领域,一个是精准营销,另外一类是反欺诈。这些数据服务商是不是应该受到与征信机构相同的法律制约?根据笔者对《征信业管理条例》的理解,我国已经把这一类业务置于监管范围之内。


对于个人信息的保护,首先必须坚持以人为本的原则。在此基础上,我们要从立法、规章、规范等层次,确立清晰的规则,例如,建立数据库要有明确的目的,信息采集与目的之间要一致,采集、使用数据要经信息主体本人同意,信息主体应对个人信息享有充分知情权。只有在这样的共识和规则下,通过严格的执法和行业的自律,个人信息才能得到有效保护,我国征信业才会拥有健康发展的未来。


来源:《中国金融》 2015年第21期


  •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征信业务备案证》编号:14003 人民银行备案信用代码:G1015010301246690U
  • COPYRIGHT © 2016,www.nanguazhengxin.com/www.zxfu.com,ALL RIGHTS RESERVED
  • 版权所有:内蒙古南瓜征信管理有限公司 工信部备案号:蒙ICP备16001544号-1 16001544号-2
  • 公安局备案号150121020 001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