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是党的十九大作出的重大决策部署。新形势下,同样根植于“三农”的农村信用体系建设也必然面临着目标和任务的再提升。本文在分析乡村振兴战略与农村信用体系建设之间关系的基础上,梳理总结近年来人民银行推进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各阶段工作任务和重点,以徐州实践为切入点,从基层视角针对建设中存在问题提出相关建议。

乡村振兴战略与农村信用体系建设

乡村振兴战略和农村信用体系建设的目标任务一致

“农业强、农村美、农民富”这是乡村振兴战略的最终目标和任务。人民银行自2009年推进农村信用体系建设以来,也一直把“促进农村经济发展,实现农民增收、农业增效、金融稳健的局面”作为工作目标加以明确和深化。从本质上来说,两者的目标和任务具有高度一致性,即推动“三农”全面发展,着力解决我国乡村发展中不平衡不充分的突出问题,最终实现新时代乡村全面振兴。

农村信用体系建设是乡村振兴战略的奠基石和助推器

从逻辑内涵来看,乡村振兴战略振兴的主要是农村经济,而金融恰是经济的核心,当信用在金融发展起基础性作用时,自然也就承担起促进乡村振兴的基础性作用,并在相当程度上影响着这一战略的总体布局和顺利实施。农村信用体系建设的基础性作用不仅体现在农村金融和投融资渠道领域,同样体现并影响着乡风文明、乡村治理、精准脱贫、城乡融合发展及农村机制创新等多领域、多层面,具有不可替代性和客观必然性。

乡村振兴战略为农村信用体系建设提供全面保障和框架支持

乡村振兴战略是统筹推进农村经济建设、政治建设、文化建设、社会建设、生态文明建设和党的建设的总布局和总部署,要求清晰、任务明确、原则科学,十分注重协同性和关联性。两者即是主从关系,也是统筹关系。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必须也必然在乡村振兴战略部署和统筹下,才能不断充实和完善新时代建设内涵和重点,才能挖掘体系建设的新实践与新应用,才能最大效能地发挥出信用的经济与社会价值。脱离乡村振兴的总目标、大框架,独立推进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只能把这项工作局限在金融领域,继而失去资源集聚、多方协同、信用增值的最大优势。

人民银行推进农村信用体系建设的基本思路

2009年,人民银行下发了《中国人民银行关于推进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工作的指导意见》(银发〔2009〕129号),标志着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在全国范围全面推开。2012年开始,农村信用体系试验区建设在各地陆续开展。2014、2015年,人民银行连续发文,对加快和进一步深化农村信用体系建设提出了指导意见和要求。目前,人民银行推进农村信用体系建设的基本原则是“政府领导,市场参与;人行推动,多方支持;试点先行,逐步推进;积极创新,务求实效”。在这一原则框架下,主要围绕5个机制建设指导基层开展工作:即信息征集和评价机制、信用信息服务机制、信用培育和增信机制、多层次政策支持机制、多方位保障机制等,其实现路径可以简要概括为“以农村信用信息征集和评价为基础,以支持融资、信用培育为出发点和落脚点,扎根县域经济金融特点,推进和依托地方政府,形成各方共建、利益共享、风险分担的可持续机制,改进县域金融生态环境,促进‘三农’金融健康发展”。

近年来,随着国家对农村经济金融的不断重视,人民银行也随势而为,指导基层相继把“普惠金融”“精准扶贫”“乡村振兴战略”等新时代理论融入到农村信用体系建设中去,不断赋予新时期农村信用体系建设新思想、新任务和新内容。

徐州市“一县一品”模式实践

2013年以来,人民银行基层行在总分行统一部署和指导下,因地制宜,各有侧重,开展了各具特色的农村信用体系建设。这一思路与新时代乡村振兴战略的总要求相契合、相承接。习总书记也在2018年全国两会参加山东代表团审议时强调:“要推进乡村健康有序进行,科学把握各地差异和特点,不搞一刀切,不搞统一模式,不搞层层加码,杜绝‘形象工程’”。近年来,人行徐州市中心支行紧密结合各县差异与特点,突出“一县一品”创建主思路,按照“少做加法、多做乘法”的原则指导推动支行开展农信体系建设。在探索与实践中,徐州市农村信用体系建设的框架基本形成,与金融机构自身发展有机融合,“一县一品”特色鲜明,可以说是摸得着、看得见,一些典型经验已具可复制性和推广价值。

搭建“新型农业融资服务平台”,破解农信信息不对称难题

2016年,人行沛县支行就以土地确权和流转中大量出现的新型农业经营主体为契机,采取“互联网+库”的形式,推动地方政府搭建了省内第一个专门针对此类主体的信息服务平台,后升级为“沛县农信融资服务平台”。该平台全面采集家庭农场、农民合作社、龙头企业等新型农业经营主体的基本信息,实现融资需求的在线推介、对接和跟踪,着力缓解因信用不对称所导致的融资难题。截至2017年末,平台已采集当地729家家庭农场、639家农民合作社、16家龙头企业的基本信息,在线完成融资对接822笔、累计17702.19万元。

启动“征信+电商”计划,双轮驱动精准扶贫

睢宁县是江苏农村信用体系建设起步较早、步子较大的县,也是多年的省级贫困县。近年来,该县抓住当地电商迅猛发展之机,联合县电商协会和主要涉农金融机构,启动了金融支持“征信+电商”双轮驱动计划,通过建立专门的“电商征信平台”,结合信用培育和信贷增信等一系列举措,扶持了沙集镇东风村等一批全国有名的“淘宝村”发展,而且还带动了全县51个淘宝村、6个淘宝镇的从无到有和不断繁荣,为许多不具备历史资源禀赋的经济薄弱村提供了产业转换空间。2017年该县金融机构借助电商征信平台累计发放“电商贷”等电商类贷款3720户,合计5.6亿元,更是借助电商带动发放扶贫贴息贷款3.4亿元。

借力“农村金融综合服务站”,开辟农信建设新阵地

“农村金融综合服务站”是人民银行的一项特色普惠金融工程,即依托农商行网点优势在行政村一级建立新型金融服务机构,旨在解决农村金融服务中“最后一公里”问题。邳州市是徐州辖区内行政区划最大的县,目前该县已实现无银行网点行政村的100%覆盖,共设金融综合服务站540个,配备机具584台。自2013年以来,人行邳州支行就将农信体系建设与金融综合服务站工作同部署、同落实。一是开辟农信宣传的主阵地,一个站点即是一个阵地和窗口,农信宣传前移一线、整体下沉;二是成为农信信息采集和更新的新中枢,创新“二维码墙”方式,通过业务申请与信息采集绑定模式大幅提升信息采集的针对性和更新效率;三是作为涉农增信产品的营销站,利用客户经理的驻村优势,用家常话讲解普惠金融和惠农信贷政策,首试增信产品,倾斜扶贫信贷,“润和惠农扶贫小额贷”也深受农户欢迎。

创建“金融小社区”,拓展乡村发展大空间 

“金融小社区”是新沂市地方政府与人民银行、金融机构共同发起,依托村部办公场所建立的、以驻村金融服务为主要内容的普惠金融项目。“社区与村委会共建,社区直接设在村部”是“金融小社区”的最大特色和优势。人行新沂支行指导承办行充分利用这一优势,加大农信宣传,定期开展村委宣传会和培训会;现场采集农户信息,并由村委确认核实,确保了信息的准确性和稳定性;结合村镇发展规划开展农贷对接和上门服务,成为村镇发展的“钱掌柜”,农户致富的“引路人”。两年来,作为主承办行的新沂汉源村镇银行共设办“金融小社区”62家,新增农户贷款2874户,合计2.2亿元,占全行信贷总额的近30%。“小社区”不仅拓展了农信建设的“大空间”,也帮助“小小”村镇银行打开了市场竞争的新局面。

坚守“丰青时代”,助力青年示范户走进新时代

“青年示范户”创建是江苏省农村信用体系建设的重要载体和特色之一。自2013年以来,为缓解创业青年资金瓶颈问题,深入推进试验区建设,人行丰县支行即联合县团委、县农商行共同推动了“丰青时贷”项目。2017年8月,该行再次牵头制定《关于丰县青年创业信用贷款的实施方案》(团丰委联〔2017〕10号),继续发挥“丰青时贷”项目在青年创业和农信体系建设中的双示范作用。截至2017年底,该县已累计发放“丰青时代”业务1121笔,金额7385万,助力856户青年创业。

乡村振兴战略下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存在问题

框架机制仍不适应

目前,我国信用体系建设由发改委和人民银行共同推进,目标一致,但各有侧重。发改委总抓社会信用体系,重点放在政务诚信、商务诚信和社会诚信等多个领域,关注区域与行业两个层面。人民银行则以中小微企业信用体系与农村信用体系为双引擎和双任务,重在金融领域的诚信引领和示范上。从本质上来说,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应是以金融领域为基础,框架更宽、范畴更广的特定区域信用体系建设,具有区域性强、分散量小、邻里化等信用特征,应统筹于乡村振兴这一大战略之下,并与之同部署、同落实。如仅以人民银行作为单一推动主体,不进一步增加政府责任主体的职责与任务,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将会局限于金融领域,那么困扰当前农村信用体系建设的县域金融生态问题、恶意逃废债问题、政策支持不足和“失信惩戒、守信激励”等一系列问题都也难以获得新的突破口和持续推动力;同时也难与乡村治理、体制机制创新等工作形成有机融合、协同推进的整体优势。  

推进合力尚未形成

目前,基层地市层面的信用体系建设由经信委与人民银行双牵头,各地也相继成立了地方性的信用体系建设领导小组,成员很多、步伐很大、考核很紧。但在县域,虽然在人民银行推动下多地也曾分别开展了“试验区创建”工作,但由于缺乏核心领导和长效机制,尤其是成员之间未形成有效合力,试验区创建没能得到巩固和持续。主要表现在:照搬、套用市级信用体系建设模式,信用体系建设没有结合县域特点、突出“三农”主体;部门之间尚未形成有效信息共享,农村信用信息的增信价值未被充分挖掘和利用;涉农金融机构之间缺乏共创意识和共建机制,走形式、跟风操作的做法时有发生;县镇村三级创建的传导机制并不通畅,信用村(镇、户)的“优势”与“获得感”不明显、不充分。

政策支持体系有待加强

农村信用体系建设离不开政策支持,建设好不好相当程度上还要靠有效、持续的政策支持。以徐州为例,目前全辖县域担保机构仅存4家,注册资金合计5.1亿元,担保融资余额仅6.4亿元,涉农担保业务少之又少,农信担保融资增信功能十分有限。同时,目前基层信用村(镇、户)的评定工作还主要依靠金融机构自身,政府主导和多部门参与的积极性不高、力度不大,更缺乏配套的激励手段和政策扶持。

政策建议

政府主导建立新时代农村信用体系总框架

从乡村振兴战略的高度全面梳理和审视当前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当中存在的各类问题和瓶颈,确立“政府主导、市场参与”的基本思路,针对农村和农村信用的特征,统筹制订中长期发展规划和年度实施计划,拓展和搭建以金融诚信、村务诚信、乡风诚信、农户诚信等为核心内容的新时代农村信用体系建设框架,使农村信用体系建设具有更广的空间、更深的渗透、更持久的动力。

统筹资源配置,强化农村信用体系合力保障机制

县域农村信用体系建设需整体谋划、整体发力,必须与市级社会信用体系建设同部署、同落实,突出政府主导、部门联动、多点推进的整体优势;必须健全投入保障机制,解决钱从哪里来的问题,加快形成财政优先保障、金融重点倾斜、社会积极参与的多元投入保障格局;必须在短期内建立健全考核激励机制,调动多方资源和积极性,因地制宜、精准实策。

“破”中有“解”,以机制创新推动制度性供给

引导地方政府进一步整合、完善、落实相关支农惠农政策,使之与农信体系建设紧密结合、同频共振;鼓励机制创新,寻求与农村土地改革、集体产权制度改革的契合点、切入口,激活主体、激活要素、激活市场,着力增强体系建设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借鉴安徽担保经验推进政银担“4321”风险分担机制建设,通过设立担保基金或风险补偿基金等形式,进一步降低农村经济主体融资成本;创新适合“三农”特点的增信融资产品和金融服务方式,满足乡村振兴多样化的金融需求;牵头开展新形势、新标准信用村(镇、户)的创建与评定工作,配套和完善激励约束机制,加强在乡村治理、乡村文明、平安乡村等多领域应用,进一步营造良好的农村金融生态和信用环境。


来源:《中国征信》2018年第4期 作者:倪海鹭,供职于人民银行南京分行  袁磊,供职于人民银行江苏省徐州市中心支行。


  •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征信业务备案证》编号:14003 人民银行备案信用代码:G1015010301246690U
  • COPYRIGHT © 2016,www.nanguazhengxin.com/www.zxfu.com,ALL RIGHTS RESERVED
  • 版权所有:内蒙古南瓜征信管理有限公司 工信部备案号:蒙ICP备16001544号-1 16001544号-2
  • 公安局备案号150121020 00132